儿童近视发病形势严峻 专家建议立法落实防控责

来源:编辑:admin6662020-01-12 20:51

 

  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2019年公布的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且呈高发和低龄化趋势。

  虽然造成近视有一定的先天遗传性因素,但更多是不良用眼习惯造成的,加之目前医疗技术条件下,一旦近视便无法治愈,因此社会普遍认为,应改变“重治轻防”的观念,减少儿童青少年近视要从预防着手。

  2019年12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其中明确规定,学校应当利用多种形式实施健康教育,减少、改善学生近视状况。

  相关专家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学校和家庭是预防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重点,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相关规定表明,减少改善学生近视已依法上升为学校义务和职责,下一步还要强化家庭和家长在孩子身心健康发展上所担负的法律责任。

  儿童近视发病形势严峻

  本来打算放寒假时带孩子去医院好好看看,配一副近视眼镜,但孩子最近连着说“看不清黑板”,配眼镜的计划只能提前。这对于家住河北省石家庄市的郑晶来说,多少有点接受不了,毕竟她的女儿才刚上二年级。

  现在,郑晶的女儿左眼视力4.6,右眼视力4.5,而在女儿上幼儿园时,双眼视力都还在5.1以上。“我不倾向于让孩子过早地开始有负担的学习,因此在幼儿园时,虽然有一些作业,但不影响孩子玩,课余各种兴趣班、辅导班我也没报,就是想让孩子健康成长。”郑晶告诉记者,在女儿上幼儿园时,班上已经有小朋友开始戴眼镜了,她心中还有些骄傲。

  就在女儿上小学后,郑晶让孩子健康快乐成长的想法不得不有所“收敛”。由于没有上过幼小衔接班,女儿的课业有些跟不上,学习开始不适起来。为此,郑晶不得不给女儿报了校外培训机构,因此,女儿的家庭作业也就更多了。

  相对于自己年幼时坐在台灯下看课本、写作业,郑晶注意到,校外培训机构布置的家庭作业多为网上作业,让孩子在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上完成。“课堂上的内容要消化,辅导班的作业要完成,你说我能不让孩子刻苦学习吗?”郑晶无奈地说,这种情况下,女儿不光伏案学习的时间增加,每天近距离抱着手机的时间也要将近一个小时。

  “总是低头写作业、看手机,根本没时间到户外玩耍、运动,小孩不近视才怪。”郑晶说,在这样的状态下过了一学期,女儿的视力就开始下降,上完一年级,已经确定为近视了。

  郑晶还发现,女儿所在班级近视的孩子不少,在班级合影上,有6名孩子已经戴上眼镜。看家长群里的交流,双眼视力低于5.0的孩子差不多有一半。

  郑晶女儿的这种现象并非孤例。随着青少年儿童学习负担的增加和使用电子设备时间的延长,近视发生率正在快速增长,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发病形势严峻。

  国家体育总局2010年发布的《国民体质监测公报》显示,我国小学生近视患病率为31.67%,初中生为58.07%,高中生为76.02%。到了2014年,教育部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中国小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达到45.71%,初中生达到74.36%,高中生达到83.28%。国家卫健委2019年4月通报,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6%,其中,6岁儿童为14.5%,小学生为36%,初中生为71.6%,高中生为81%。

  健康第一理念未被执行

  虽然大家对用眼卫生、预防近视的重视度都比较高,相关措施也较为普及,但我国青少年体质健康持续下滑的趋势却并未得以根本改变,学生的近视率等指标仍在上升。

  为什么会这样?在郑晶看来,除了学习任务外,电脑、手机、游戏机等电子设备对孩子的视力影响巨大,网游、手游等娱乐方式在儿童青少年中普遍流行。

  “在网络时代,儿童的视力健康面临前所未有的诱惑和威胁。但是,仔细反思一下,我作为家长,有时候也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些电子设备对孩子视力的巨大威胁,缺乏必要的管教和约束。”郑晶坦陈,女儿年幼淘气时,她经常会拿出手机进行安抚,把手机当成“电子保姆”,而自己也是个“低头族”,给孩子做了很坏的榜样。

  值得注意的是,儿童青少年的视力健康并非只关乎孩子自身成长,如果近视人口持续增加,航空航天、精密制造、军事等领域将面临巨大的劳动力缺口,如果不及时治理,将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甚至会直接威胁国家安全。

  在前不久举办的“中国好医生、中国好护士”儿童青少年预防近视健康科普现场交流活动上,参会专家提出,日间户外活动是预防近视的有效方法之一,儿童青少年时期应该保证每天两小时、每周10小时的户外活动,减少长时间近距离用眼,少接触手机电脑等方式预防、减缓和控制近视。

  事实上,相关部门对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一直非常重视。2007年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就提出,要通过5年左右的时间,使我国青少年近视的发生率明显下降。2008年,教育部制定《中小学学生近视眼防控工作方案》,就保护学生视力提出工作措施,包括保证睡眠、建立视力定期检测制度、坚持每天一小时体育锻炼制度等。

  在中国地质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法学教研室讲师陈雪看来,由于相关政策仅停留在理念引导层面,缺乏详细具体的实施细则和评价标准,在地方教育实践中,健康第一的理念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健康教育尤其是视力健康教育要么实施不力、流于形式,要么在教学任务面前被迫让渡。

  立法明确学校护眼职责

  面对日益严峻的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现状,诸多专家将目光投向法治手段,建议把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落实到法律法规层面。

  2019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眼科医院院长毕宏生提出关于出台《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条例》的建议。他认为,条例规定要明确家庭、学校、医疗机构、行政部门等全社会的责任,落实责任不得推诿,并将近视防控工作提质细化,并把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

  此外,对于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家庭教育法,修订《学校卫生工作条例》等法律法规,也一直是相关人士在保障儿童青少年远离近视目标实现方面呼吁的重点。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将于2020年6月1日起实施。其中第六十八条明确,国家将健康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学校应当利用多种形式实施健康教育,普及健康知识、科学健身知识、急救知识和技能,提高学生主动防病的意识,培养学生良好的卫生习惯和健康的行为习惯,减少、改善学生近视、肥胖等不良健康状况。学校应当按照规定开设体育与健康课程,组织学生开展广播体操、眼保健操、体能锻炼等活动。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应当按照规定将学生体质健康水平纳入学校考核体系。

  陈雪表示,相关政策规定越来越明确具体,具有可操作性,立法之后的关键是在地方政府和学校中落实责任人,把儿童青少年的视力健康情况纳入对个人和单位的考核指标里,最好有相应的奖惩制度和问责机制,将法律规定落到实处。

  “立法明确了政府和学校的职责,但防治和改善儿童青少年近视,家长、学校、政府等都应该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政策,也需要社会相关各方积极参与。”陈雪说。(记者 周宵鹏)

上一篇:中老年健康干预专项行动在京启动_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鼓楼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拷贝镜像

鄂icp备14016116号-2